厲鶚生平

早年生活  厲鶚生于康熙三十一年五月初二日(1692年6月16日),卒于乾隆十七年九月十一日(1752年10月17日)。先世居慈溪,后遷至錢塘。祖父大俊,父奇才,都是布衣。他排行第二,兄士泰,弟子山。他還在少年時,父親就已去世,家境貧寒,全家人靠士泰賣煙葉為生。他因家庭生活所迫,幾乎被士泰送進廟宇,后自己堅持不出家才作罷。

求知上進  生活雖然艱苦,但厲鶚的求知欲卻很強。他刻苦用功,“讀書數年,即學為詩,有佳句”。后來他又廣泛涉獵,“于書無所不窺,所得皆用之于詩”。弱冠時,他從杭可庵游,可庵之子世駿小他4歲。他稱可庵為先生,與世駿結為密友。他性格孤僻,不諳世事,但酷愛出游。每“遇一勝境,則必鼓棹而登,足之所涉,必寓諸目,目之所睹,必識諸心”。江浙山水,激發了他的豪邁詩情;迷人風光,豐富了他的美妙想象。在大自然的懷抱里,這位貧寒之子,迅速成長為一位詩人。   這位年輕的詩人,對社會現實似乎有所不滿,而又無能為力。他覺得“與其作白眼以看人,何如問青天而搔首”,因此仿古人詩體,借游仙之詠來抒發自己的游思和感慨。康熙四十九年(1712年),厲鶚寫了《游仙百詠》,不久又寫了《續游仙百詠》。這兩篇游仙詠清新飄逸,然而,詩人仍覺得言猶未盡。五十二年(1713年),他寫了《再續游仙百詠》,“借文翰為遨游,真可謂盡名士之才情,極仙人之本色”,受到了朋友的贊嘆。他自己也沾沾自喜道:“昔謝逸作蝴蝶詩三百首,人呼為謝蝴蝶。世有知我者,其將以予為厲游仙乎?”

教授學生  五十三年(1714年),厲鶚受聘來到了汪舍亭家,在聽雨樓教授汪家的兩個孩子:汪浦、汪沆。在這里,他受到了禮遇,飲食居住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顧。汪家對孩子要求嚴格,厲鶚也極盡教師之責,認真授業。從五十三年到五十七年(1718年),他一直在汪家任師。在他的教授下,汪浦、汪沆學業大有長進。尤其是汪沆,后來也成為一位名士,并始終感激自己的恩師。

考中當官  五十九年(1720年),厲鶚參加鄉試,考官是內閣學士李紱。在試闈中,李紱見到他的試卷,讀了他寫的謝表,感嘆道:“此必詩人也!”立即錄取。中舉之后,厲鶚登舟北上,準備參加京城會試。此時,他年不到30,又是第一次入都,興奮的心情可想而知。沿途他詩興時發,寫下了10多首詩。然而他沿途觀光的興趣似乎比會試中式的希望更濃。在《廣陵寓樓雪中感懷》一詩中,他寫道:“沉湎居翥主,浩蕩游子意。平生淡泊懷,榮利非所嗜。哂笑詎云樂,明發難自棄。茲來捫空囊,翻為故交累。因思在家貧,忀徉尚高致。束書細遮眠,疏花香破鼻。紙閣無多寬,回隔飛塵至。因之問故園,南湖煩寄字。”  在京城,厲鶚的詩受到了侍郎湯右曾的賞識。厲鶚春闈報罷,右曾殷勤辦酒,收拾臥榻,派人致意要將厲鶚請到家中。厲鶚得信后卻不辭而別。次日,右曾迎請時,他早已遠去。“說者服侍郎之下士,而亦賢樊榭之不因人熟”。在歸途中,厲鶚寫詩嘆道:“一昔都亭路,歸裝只似初。恥為主父謁,休上退之書。柳拂差池燕,河驚撥刺魚。不須悲楚玉,息影憶吾廬。”

結交文人  回到家鄉后,厲鶚更加熱衷于出游吟詩。隨著詩名的傳播,他與更多的文人結成了朋友,與周京、金志章、符曾、金農十分親密,常常在一起作文字之會,賦詩為樂。揚州鹽商馬曰琯、馬曰璐兄弟賈而好儒,“以古書、朋友、山水為癖”,家中藏書極富。文人名士紛紛來游,厲鶚也年年相訪,成為馬家的常客。在馬氏小玲瓏山館里,他肆意探討,閱讀了大量的書籍。他與馬氏兄弟、杭世駿等浙江詩人結為邗江吟社,唱和切劘,“觴詠無虛日”。雍正年間,全祖望路過杭州,與厲鶚、杭世駿等結交,也成為詩社之友。他們一起討論經史,考證掌故,寫詩唱和。從康熙末年到雍正初年,厲鶚在出游吟詠之余,撰寫了《南宋院畫錄》8卷、《秋林琴雅》4卷、《東城雜記》2卷、《湖船錄》1卷,并同沈嘉轍、吳焯、陳芝光、符曾、趙昱、趙信一起,共同撰寫了《南宋雜事詩》7卷。   雍正九年(1731年),浙江總督李衛奉敕修《浙江通志》。厲鶚、杭世駿等28人受聘擔任分修。在厲鶚、杭世駿等各位分修的努力下,《浙江通志》“越二年始削稿,又一年剞劂蕆事”。

再次落第  乾隆元年(1736年),浙江總督程元章舉薦博學鴻詞18人,厲鶚、杭世駿都列名其中。但是,厲鶚無意應試。全祖望特地從京師寫信相勸,希望他“與堇浦諸君勉之”。 在朋友的勸告下,厲鶚再次赴京。在這科征士中,厲鶚的詩學是出類拔萃的。正如杭世駿所言:“是科征士中,吾石友三人皆據天下之最。太鴻之詩,稚威之古文,紹衣之考證穿穴,求之近代,罕有倫比。”可惜在考試中,厲鶚誤將論寫在詩前,再次落第。朋友們都為此嘆息,他卻淡淡地說道:“吾本無宦情,今得遂幽慵之性,菽水以奉老親,薄愿畢矣。”

貧寒離世  厲鶚歸鄉后,因治生無術,貧病交加。乾隆二年(1737年)夏,他咳嗽氣喘,歷秋漸痊。五年(1740年),他移居東城,又患足疾。舊時的文人盡管生活艱難,卻還有姬妾。六年(1741年),愛姬朱滿娘病,厲鶚典質以償藥費,終因治療無效,遷延至七年(1742年)正月去世。以后,厲鶚身體更加孱弱,不斷地受著肺病、齒痛等疾的折磨。在此期間,他的生活靠朋友們饋贈、補助,勉強維持。因年老無子,馬曰琯又資助他再次納妾劉姬。但是,劉姬不安于貧困,不久便離他而去。   晚年的厲鶚盡管貧病多磨,著書立說卻達到高潮。他有感于《遼史》的簡略,采摭300多種書籍,寫出《遼史拾遺》24卷。這部書有注有補,以舊史為綱,而參考他書,條列于下。凡有異同,都分析考證,加以按語。他常自比裴松之作《三國志》注。他還利用在小玲瓏山館里看到的大量宋人文集,并博引詩話、說部、山經、海志等書,撰寫了《宋詩紀事》100卷。

作者介紹

厲鶚 厲鶚 厲鶚(1692~1752)中國清代文學家。字太鴻,號樊榭。浙江杭州人。清康熙五十九年(1720)舉人。其詩多游覽名山大川之作,以取法宋人為主,是清代雍正乾隆時期「宋詩派」的代表作家。他的詩清淡嫻雅,幽新雋妙,尤長于五言詩。代表作有《秋夜宿葛嶺涵青精舍》、《靈隱寺月夜》、《游仙百詠》等。厲鶚又是浙派詞的領袖,其詞多詠物懷古,如[齊天樂]《吳山望隔江霽雪》、[謁金門]《七月既望,湖上雨后作》等,句式練達,措詞高雅。著作有《樊榭山房集》20卷,《宋詩紀事》100卷,《南宋院畫錄》8卷,《遼史拾遺》2卷等。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古詩文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diewwx.icu/wenzhang/10412.html

厲鶚的詩詞

熱門名句

快乐赛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