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書·列傳·第二十九章》

  自古帝王之臨天下也,皆欲廣樹蕃屏,崇固維城。唐、虞以前,憲章蓋闕,夏、 殷以后,遺跡可知。然而玉帛會于涂山,雖云萬國,至于分疆胙土,猶或未詳。泊 乎周室,粲焉可觀,封建親賢,并為列國。當其興也,周、召贊其升平;及其衰也, 桓、文輔其危亂。故得卜世之祚克昌,卜年之基惟永。逮王赧即世,天祿已終,虛 位無主,三十余載。爰及暴秦,并吞天下,戒衰周之削弱,忽帝業之遠圖,謂王室 之陵遲,由諸候之強大。于是罷侯置守,獨尊諸己,至乎子弟,并為匹夫,惟欲肆 虐陵威,莫顧謀孫翼子。枝葉微弱,宗祐孤危,內無社稷之臣,外闕籓維之助。陳、 項一呼,海內沸騰,隕身于望夷,系頸于軹道。事不師古,二世而滅。漢祖勃興, 爰革斯弊。于是分王子弟,列建功臣,錫之山川,誓以帶礪。然而矯枉過直,懲羹 吹齏,土地封疆,逾越往古。始則韓、彭菹醢,次乃吳、楚稱亂。然雖克滅權偪, 猶足維翰王畿。洎成、哀之后,戚籓陵替,君臣乘茲間隙,竊位偷安。光武雄略緯 天,慷慨下國,遂能除兇靜亂,復禹配天,休祉盛于兩京,鼎祚隆于四百,宗支繼 絕之力,可得而言。魏武忘經國之宏規,行忌刻之小數,功臣無立錐之地,子弟君 不使之人,徒分茅社,實傳虛爵,本根無所庇廕,遂乃三葉而亡。

  有晉思改覆車,復隆盤石,或出擁旄節,{艸涖}岳牧之榮;入踐臺階,居端揆 之重。然而付托失所,授任乖方,政令不恆,賞罰斯濫。或有材而不任,或無罪而 見誅,朝為伊、周,夕為莽、卓。機權失于上,禍亂作于下。楚、趙諸王,相仍構 釁,徒興晉陽之甲,竟匪勤王之師。始則為身擇利,利未加而害及;初乃無心憂國, 國非憂而奚拯!遂使昭陽興廢,有甚弈棋;乘輿幽縶,更同羑里。胡羯陵侮,宗廟 丘墟,良可悲也。

  夫為國之有籓屏,猶濟川之有舟楫,安危成敗,義實相資。舟楫且完,波濤不 足稱其險;籓屏式固,禍亂何以成其階!向使八王之中,一籓繄賴,如梁王之御大 故,若硃虛之除大憝,則外寇焉敢憑陵,內難奚由竊發!縱令天子暗劣,鼎臣奢放, 雖或顛沛,未至土崩。何以言之?瑯邪譬彼諸王,權輕眾寡,度長絜大,不可同年。 遂能匹馬濟江,奄有吳會,存重宗社,百有余年。雖曰天時,抑亦人事。豈如趙倫、 齊冏之輩,河間、東海之徒,家國俱亡,身名并滅。善惡之數,此非其效歟!西晉 之政亂朝危,雖由時主, 然而煽其風,速其禍者,咎在八王,故序而論之,總為其 傳云耳。

  汝南文成王亮,字子翼,宣帝第四子也。少清警有才用,仕魏為散騎侍郎、萬 歲亭侯,拜東中郎將,進封廣陽鄉侯。討諸葛誕于壽春,失利,免官。頃之,拜左 將軍,加散騎常侍、假節,出監豫州諸軍事。五等建,改封祁陽伯,轉鎮西將軍。 武帝踐阼,封扶風郡王,邑萬戶,置騎司馬,增參軍掾屬,持節、都督關中雍、涼 諸軍事。會秦州刺史胡烈為羌虜所害,亮遣將軍劉旂、騎督敬琰赴救,不進,坐是 貶為平西將軍。旂當斬,亮與軍司曹冏上言,節度之咎由亮而出,乞丐旂死。詔曰: “高平困急,計城中及旂足以相拔,就不能徑至,尚當深進。今奔突有投,而坐視 覆敗,故加旂大戮。今若罪不在旂,當有所在。”有司又奏免亮官,削爵土。詔惟 免官。頃之,拜撫軍將軍。是歲,吳將步闡來降,假亮節都督諸軍事以納之。尋加 侍中之服。

  咸寧初,以扶風池陽四千一百戶為太妃伏氏湯沐邑,置家令丞仆,后改食南郡 枝江。太妃嘗有小疾,祓于洛水,亮兄弟三人侍從,并持節鼓吹,震耀洛濱。武帝 登陵云臺望見,曰:“伏妃可謂富貴矣。”其年進號衛將軍,加侍中。時宗室殷盛, 無相統攝,乃以亮為宗師,本官如故,使訓導觀察,有不遵禮法,小者正以義方, 大者隨事聞奏。

  三年,徙封汝南,出為鎮南大將軍、都督豫州軍事,開府、假節,之國,給追 鋒車、皁輪犢車,錢五十萬。頃之,征亮為侍中、撫軍大將軍,領后軍將軍,統冠 軍、步兵、射聲、長水等營,給兵五百人,騎百匹。遷太尉、錄尚書事、領太子太 傅,侍中如故。

  及武帝寢疾,為楊駿所排,乃以亮為侍中、大司馬、假黃鉞、大都督、督豫州 諸軍事,出鎮許昌,加軒懸之樂,六佾之舞。封子羕為西陽公。未發,帝大漸,詔 留亮委以后事。楊駿聞之,從中書監華暠索詔視,遂不還。帝崩,亮懼駿疑己,辭 疾不入,于大司馬門外敘哀而已,表求過葬。駿欲討亮,亮知之,問計于廷尉何勖。 勖曰:“今朝廷皆歸心于公,公何不討人而懼為人所討!”或說亮率所領入廢駿, 亮不能用,夜馳赴許昌,故得免。及駿誅,詔曰:“大司馬、汝南王亮體道沖粹, 通識政理,宣翼之績,顯于本朝,《二南》之風,流于方夏,將憑遠猷,以康王化。 其以亮為太宰、錄尚書事,入朝不趨,劍履上殿,增掾屬十人,給千兵百騎,與太 保衛瓘對掌朝政。”亮論賞誅楊駿之功過差,欲以茍悅眾心,由是失望。

  楚王瑋有勛而好立威,亮憚之,欲奪其兵權。瑋甚憾,乃承賈后旨,誣亮與瓘 有廢立之謀,矯詔遣其長史公孫宏與積弩將軍李肇夜以兵圍之。帳下督李龍白外有 變,請距之,亮不聽。俄然楚兵登墻而呼,亮驚曰:“吾無二心,何至于是!若有 詔書,其可見乎?”宏等不許,促兵攻之。長史劉準謂亮曰:“觀此必是奸謀,府 中俊乂如林,猶可盡力距戰。”又弗聽,遂為肇所執,而嘆曰:“我之忠心,可破 示天下也,如何無道,枉殺不辜!”是時大熱,兵人坐亮于車下,時人憐之,為之 交扇。將及日中,無敢害者。瑋出令曰:“能斬亮者,賞布千匹。”遂為亂兵所害, 投于北門之壁,鬢發耳鼻皆悉毀焉。及瑋誅,追復亮爵位,給東園溫明秘器,朝服 一襲,錢三百萬,布絹三百匹,喪葬之禮如安平獻王孚故事,廟設軒懸之樂。有五 子:粹、矩、羕、宗、熙。

  粹字茂弘。早卒。

  矩字延明。拜世子,為屯騎校尉,與父亮同被害。追贈典軍將軍,謚懷王。子 祐立,是為威王。

  祐字永猷。永安中,從惠帝北征。帝遷長安,祐反國。及帝還洛,以征南兵八 百人給之,特置四部牙門。永興初,率眾依東海王越,討劉喬有功,拜揚武將軍, 以江夏云杜益封,并前二萬五千戶。越征汲桑,表留祐領兵三千守許昌,加鼓吹、 麾旗。越還,祐歸國。永嘉末,以寇賊充斥,遂南渡江,元帝命為軍諮祭酒。建武 初,為鎮軍將軍。太興末,領左軍將軍,太寧中,進號衛將軍,加散騎常侍。咸和 元年,薨,贈侍中、特進。

  子恭王統立,以南頓王宗謀反,被廢。其后成帝哀亮一門殄絕,詔統復封,累 遷秘書監、侍中。薨,追贈光祿勛。子義立,官至散騎常侍。薨,子遵之立。義熙 初,梁州刺史劉稚謀反,推遵之為主,事泄,伏誅。弟楷之子蓮扶立。宋受禪,國 除。

  羕字延年。太康末,封西陽縣公,拜散騎常侍。亮之被害也,羕時年八歲,鎮 南將軍裴楷與之親姻,竊之以逃,一夜八遷,故得免。及瑋誅,進爵為王,歷步兵 校尉、左軍驍騎將軍。元康初,進封郡王。永興初,拜侍中。以長沙王乂黨,廢為 庶人。惠帝還洛,復羕封,為撫軍將軍,又以汝南期思、西陵益其國。永嘉初,拜 鎮軍將軍,加散騎常侍,領后軍將軍,復以邾、蘄春益之,并前三萬五千戶。隨東 海王越東出鄄城,遂南渡江。

  元帝承制,更拜撫軍大將軍、開府,給千兵百騎,詔與南頓王宗統流人以實中 州,江西荒梗,復還。及元帝踐阼,進位侍中、太保。以羕屬尊,元會特為設床。 太興初,錄尚書事,尋領大宗師,加羽葆、斧鉞,班劍六十人,進位太宰。及王敦 平,領太尉。明帝即位,以羕宗室元老,特為之拜。羕放縱兵士劫鈔,所司奏免羕 官,詔不問。及帝寢疾,羕與王導同受顧命輔成帝。時帝幼沖,詔羕依安平獻王孚 故事,設床帳于殿上,帝親迎拜。咸和初,坐弟南頓王宗免官,降為弋陽縣王。及 蘇峻作亂,羕詣峻稱述其勛,峻大悅,矯詔復羕爵位。峻平,賜死。世子播、播弟 充及息崧并伏誅,國除。咸康初,復其屬籍,以羕孫珉為奉車都尉、奉朝請。

  宗字延祚。元康中,封南頓縣侯,尋進爵為公。討劉喬有功,進封王,增邑五 千,并前萬戶,為征虜將軍。與兄羕俱過江。元帝承制,拜散騎常侍。愍帝之在西 都,以宗為平東將軍。元帝即位,拜撫軍將軍,領左將軍。明帝踐阼,加長水校尉, 轉左衛將軍。與虞胤俱為帝所昵,委以禁旅。

  宗與王導、庾亮志趣不同,連結輕俠,以為腹心,導、亮并以為言。帝以宗戚 屬,每容之。及帝疾篤,宗、胤密謀為亂,亮排闥入,升御床,流涕言之,帝始悟。 轉為驃騎將軍。胤為大宗正。宗遂怨望形于辭色。咸和初,御史中丞鐘雅劾宗謀反, 庾亮使右衛將軍趙胤收之。宗以兵距戰,為胤所殺,貶其族為馬氏,徙妻子于晉安, 既而原之。三子:綽、超、演,廢為庶人。咸康中,復其屬籍。綽為奉車都尉、奉 朝請。

  熙初封汝陽公,討劉喬有功,進爵為王。永嘉末,沒于石勒。

  楚隱王瑋,字彥度,武帝第五子也。初封始平王,歷屯騎校尉。太康末,徙封 于楚,出之國,都督荊州諸軍事、平南將軍,轉鎮南將軍。武帝崩,入為衛將軍, 領北軍中候,加侍中、行太子少傅。

  楊駿之誅也,瑋屯司馬門。瑋少年果銳,多立威刑,朝廷忌之。汝南王亮、太 保衛瓘以瑋性很戾,不可大任,建議使與諸王之國,瑋甚忿之。長史公孫宏、舍人 岐盛并薄于行,為瑋所昵。瓘等惡其為人,慮致禍亂,將收盛。盛知之,遂與宏謀, 因積弩將軍李肇矯稱瑋命,譖亮、瓘于賈后。而后不之察,使惠帝為詔曰:“太宰、 太保欲為伊、霍之事,王宜宣詔,令淮南、長沙、成都王屯宮諸門,廢二公。”夜 使黃門赍以授瑋。瑋欲覆奏,黃門曰:“事恐漏泄,非密詔本意也。”瑋乃止。遂 勒本軍,復矯詔召三十六軍,手令告諸軍曰:“天禍晉室,兇亂相仍。間者楊駿之 難,實賴諸君克平禍亂。而二公潛圖不軌,欲廢陛下以絕武帝之祀。今輒奉詔,免 二公官。吾今受詔都督中外諸軍。諸在直衛者皆嚴加警備,其在外營,便相率領, 徑詣行府。助順討逆,天所福也。懸賞開封,以待忠效。皇天后土,實聞此言。” 又矯詔使亮、瓘上太宰太保印綬、侍中貂蟬,之國,官屬皆罷遣之。又矯詔赦亮、 瓘官屬曰:“二公潛謀,欲危社稷,今免還第。官屬以下,一無所問。若不奉詔, 便軍法從事。能率所領先出降者,封侯受賞。朕不食言。”遂收亮、瓘,殺之。

  岐盛說瑋,可因兵勢誅賈模、郭彰,匡正王室,以安天下。瑋猶豫未決。會天 明,帝用張華計,遣殿中將軍王宮赍騶虞幡麾眾曰:“楚王矯詔。”眾皆釋杖而走。 瑋左右無復一人,窘迫不知所為,惟一奴年十四,駕牛車將赴秦王柬。帝遣謁者詔 瑋還營,執之于武賁署,遂下廷尉。詔以瑋矯制害二公父子,又欲誅滅朝臣,謀圖 不軌,遂斬之,時年二十一。其日大風,雷雨霹靂。詔曰:“周公決二叔之誅,漢 武斷昭平之獄,所不得已者。廷尉奏瑋已伏法,情用悲痛,吾當發哀。”瑋臨死, 出其懷中青紙詔,流涕以示監刑尚書劉頌曰:“受詔而行,謂為社稷,今更為罪, 托體先帝,受枉如此,幸見申列。”頌亦歔欷不能仰視。公孫宏、岐盛并夷三族。

  瑋性開濟好施,能得眾心,及此莫不隕淚,百姓為之立祠。賈后先惡瓘、亮, 又忌瑋,故以計相次誅之。永寧元年,追贈驃騎將軍,封其子范為襄陽王,拜散騎 常侍,后為石勒所害。

  趙王倫,字子彝,宣帝第九子也,母曰柏夫人。魏嘉平初,封安樂亭侯。五等 建,改封東安子,拜諫議大夫。武帝受禪,封瑯邪郡王。坐使散騎將劉緝買工所將 盜御裘,廷尉杜友正緝棄市,倫當與緝同罪。有司奏倫爵重屬親,不可坐。諫議大 夫劉毅駁曰:“王法賞罰,不阿貴賤,然后可以齊禮制而明典刑也。倫知裘非常, 蔽不語吏,與緝同罪。當以親貴議減,不得闕而不論。宜自于一時法中,如友所正。” 帝是毅駁,然以倫親親故,下詔赦之。及之國,行東中郎將、宣威將軍。咸寧中, 改封于趙,遷平北將軍、督鄴城守事,進安北將軍。元康初,遷征西將軍、開府儀 同三司,鎮關中。倫刑賞失中,氐、羌反叛,征還京師。尋拜車騎將軍、太子太傅。 深交賈、郭,諂事中宮,大為賈后所親信。求錄尚書,張華、裴頠固執不可。又求 尚書令,華、頠復不許。

  愍懷太子廢,使倫領右軍將軍。時左衛司馬督司馬雅及常從督許超,并嘗給事 東宮,二人傷太子無罪,與殿中中郎士猗等謀廢賈后,復太子,以華、頠不可移, 難與圖權,倫執兵之要,性貪冒,可假以濟事,乃說倫嬖人孫秀曰:“中宮兇妒無 道,與賈謐等共廢太子。今國無嫡嗣,社稷將危,大臣將起大事。而公名奉事中宮, 與賈、郭親善,太子之廢,皆云豫知,一朝事起,禍必相及。何不先謀之乎?”秀 許諾,言于倫,倫納焉。遂告通事令史張林及省事張衡、殿中侍御史殷渾、右衛司 馬督路始,使為內應。事將起,而秀知太子聰明,若還東宮,將與賢人圖政,量己 必不得志,乃更說倫曰:“太子為人剛猛,不可私請。明公素事賈后,時議皆以公 為賈氏之黨。今雖欲建大功于太子,太子含宿怒,必不加賞于明公矣。當謂逼百姓 之望,翻覆以免罪耳。此乃所以速禍也。今且緩其事,賈后必害太子,然后廢后, 為太子報仇,亦足以立功,豈徒免禍而已。”倫從之。秀乃微泄其謀,使謐黨頗聞 之。倫、秀因勸謐等早害太子,以絕眾望。

  太子既遇害,倫、秀之謀益甚,而超、雅懼后難,欲悔其謀,乃辭疾。秀復告 右衛佽飛督閭和,和從之,期四月三日丙夜一籌,以鼓聲為應。至期,乃矯詔敕三 部司馬曰:“中宮與賈謐等殺吾太子,今使車騎入廢中宮。汝等皆當從命,賜爵關 中侯。不從,誅三族。”于是眾皆從之。倫又矯詔開門夜入,陳兵道南,遣翊軍校 尉、齊王冏將三部司馬百人,排閣而入。華林令駱休為內應,迎帝幸東堂。遂廢賈 后為庶人,幽之于建始殿。收吳太妃、趙粲及韓壽妻賈午等,付暴室考竟。詔尚書 以廢后事,仍收捕賈謐等,召中書監、侍中、黃門侍郎、八坐,皆夜入殿,執張華、 裴頠、解結、杜斌等,于殿前殺之。尚書始疑詔有詐,郎師景露版奏請手詔。倫等 以為沮眾,斬之以徇。明日,倫坐端門,屯兵北向,遣尚書和郁持節送賈庶人于金 墉。誅趙粲叔父中護軍趙浚及散騎侍郎韓豫等,內外群官多所黜免。倫尋矯詔自為 使持節、大都督、督中外諸軍事、相國,侍中、王如故,一依宣、文輔魏故事,置 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四人、參軍十人,掾屬二十人、兵萬人。以其世子散騎 常侍荂領冗從仆射;子馥前將軍,封濟陽王;虔黃門郎,封汝陰王;羽散騎侍郎, 封霸城侯。孫秀等封皆大郡,并據兵權,文武官封侯者數千人,百官總己聽于倫。

  倫素庸下,無智策,復受制于秀,秀之威權振于朝廷,天下皆事秀而無求于倫。 秀起自瑯邪小史,累官于趙國,以諂媚自達。既執機衡,遂恣其奸謀,多殺忠良, 以逞私欲。司隸從事游顥與殷渾有隙,渾誘顥奴晉興,偽告顥有異志。秀不詳察, 即收顥及襄陽中正李邁,殺之,厚待晉興,以為己部曲督。前衛尉石崇、黃門郎潘 岳皆與秀有嫌,并見誅。于是京邑君子不樂其生矣。

  淮南王允、齊王冏以倫、秀驕僭,內懷不平。秀等亦深忌焉,乃出冏鎮許,奪 允護軍。允發憤,起兵討倫。允既敗滅,倫加九錫,增封五萬戶。倫偽為飾讓,詔 遣百官詣府敦勸,侍中宣詔,然后受之。加荂撫軍將軍、領軍將軍,馥鎮軍將軍、 領護軍將軍,虔中軍將軍、領右衛將軍,詡為侍中。又以孫秀為侍中、輔國將軍、 相國司馬,右率如故。張林等并居顯要。增相府兵為二萬人,與宿衛同,又隱匿兵 士,眾過三萬。起東宮三門四角華櫓,斷宮東西道為外徼。或謂秀曰:“散騎常侍 楊準、黃門侍郎劉逵欲奉梁王肜以誅倫。”會有星變,乃徙肜為丞相,居司徒府, 轉準、逵為外官。

  倫無學,不知書;秀亦以狡黠小才,貪淫昧利。所共立事者,皆邪佞之徒,惟 競榮利,無深謀遠略。荂淺薄鄙陋,馥、虔暗很強戾,詡愚嚚輕訬,而各乖異,互 相憎毀。秀子會,年二十,為射聲校尉,尚帝女河東公主。公主母喪未期,便納聘 禮。會形貌短陋,奴仆之下者,初與富室兒于城西販馬,百姓忽聞其尚主,莫不駭 愕。

  倫、秀并惑巫鬼,聽妖邪之說。秀使牙門趙奉詐為宣帝神語,命倫早入西宮。 又言宣帝于北芒為趙王佐助,于是別立宣帝廟于芒山。謂逆謀可成。以太子詹事裴 劭、左軍將軍卞粹等二十人為從事中郎,掾屬又二十人。秀等部分諸軍,分布腹心, 使散騎常侍、義陽王威兼侍中,出納詔命,矯作禪讓之詔,使使持節、尚書令滿奮, 仆射崔隨為副,奉皇帝璽綬以禪位于倫。倫偽讓不受。于是宗室諸王、群公卿士咸 假稱符瑞天文以勸進,倫乃許之。左衛王輿與前軍司馬雅等率甲士入殿,譬喻三部 司馬,示以威賞,皆莫敢違。其夜,使張林等屯守諸門。義陽王威及駱休等逼奪天 子璽綬。夜漏未盡,內外百官以乘輿法駕迎倫。惠帝乘云母車,鹵簿數百人,自華 林西門出居金墉城。尚書和郁,兼侍中、散騎常侍、瑯邪王睿,中書侍郎陸機從, 到城下而反。使張衡衛帝,實幽之也。

  倫從兵五千人,入自端門,登太極殿,滿奮、崔隨、樂廣進璽綬于倫,乃僭即 帝位,大赦,改元建始。是歲,賢良方正、直言、秀才、孝廉、良將皆不試;計吏 及四方使命之在京邑者,太學生年十六以上及在學二十年,皆署吏;郡縣二千石令 長赦日在職者,皆封侯;郡綱紀并為孝廉,縣綱紀為廉史。以世子荂為太子,馥為 侍中、大司農、領護軍、京兆王,虔為侍中、大將軍領軍、廣平王,詡為侍中、撫 軍將軍、霸城王,孫秀為侍中、中書監、驃騎將軍、儀同三司,張林等諸黨皆登卿 將,并列大封。其余同謀者咸超階越次,不可勝紀,至于奴卒斯役亦加以爵位。每 朝會,貂蟬盈坐,時人為之顏曰:“貂不足,狗尾續。”而以茍且之惠取悅人情, 府庫之儲不充于賜,金銀冶鑄不給于印,故有白版之侯,君子恥服其章,百姓亦知 其不終矣。

  倫親祠太廟,還,遇大風,飄折麾蓋。孫秀既立非常之事,倫敬重焉。秀住文 帝為相國時所居內府,事無巨細,必諮而后行。倫之詔令,秀輒改革,有所與奪, 自書青紙為詔,或朝行夕改者數四,百官轉易如流矣。時有雉入殿中,自太極東階 上殿,驅之,更飛西鐘下,有頃,飛去。又倫于殿上得異鳥,問皆不知名,累日向 夕,宮西有素衣小兒言是服劉鳥。倫使錄小兒并鳥閉置牢室,明旦開視,戶如故, 并失人鳥所在。倫目上有瘤,時以為妖焉。

  時齊王冏、河間王颙、成都王穎并擁強兵,各據一方。秀知冏等必有異圖,乃 選親黨及倫故吏為三王參佐及郡守。

  秀本與張林有隙,雖外相推崇,內實忌之。及林為衛將軍,深怨不得開府,潛 與荂箋,具說秀專權,動違眾心,而功臣皆小人,撓亂朝廷,要一時誅之。荂以書 白倫,倫以示秀。秀勸倫誅林,倫從之。于是倫請宗室會于華林園,召林、秀及王 輿入,因收林,殺之,誅三族。

  及三王起兵討倫檄至,倫、秀始大懼,遣其中堅孫輔為上軍將軍,積弩李嚴為 折沖將軍,率兵七千自延壽關出,征虜張泓、左軍蔡璜、前軍閭和等率九千人自堮 坂關出,鎮軍司馬雅、揚威莫原等率八千人自成皋關出。召東平王楙為使持節、衛 將軍,都督諸軍以距義師。使楊珍晝夜詣宣帝別廟祈請,輒言宣帝謝陛下,某日當 破賊。拜道士胡沃為太平將軍,以招福祐。秀家日為淫祀,作厭勝之文,使巫祝選 擇戰日。又令近親于嵩山著羽衣,詐稱仙人王喬,作神仙書,述倫祚長久以惑眾。 秀欲遣馥、虔領兵助諸軍戰,馥、虔不肯。虔素親愛劉輿,秀乃使輿說虔,虔然后 率眾八千為三軍繼援。而泓、雅等連戰雖勝,義軍散而輒合,雅等不得前。許超等 與成都王穎軍戰于黃橋,殺傷萬余人。泓徑造陽翟,又于城南破齊王冏輜重,殺數 千人,遂據城保邸閣。而冏軍已在潁陰,去陽翟四十里。冏分軍渡潁,攻泓等不利。 泓乘勝至于潁上,夜臨潁而陣。冏縱輕兵擊之,諸軍不動,而孫輔、徐建軍夜亂, 徑歸洛自首。輔、建之走也,不知諸軍督尚存,乃云:“齊王兵盛,不可當,泓等 已沒。”倫大震,秘之,而召虔及超還。會泓敗冏露布至,倫大喜,及復遣超,而 虔還已至庾倉。超還濟河,將士疑阻,銳氣內挫。泓等悉其諸軍濟潁,進攻冏營, 冏出兵擊其別率孫髦、司馬譚、孫輔,皆破之,士卒散歸洛陽,泓等收眾還營。秀 等知三方日急,詐傳破冏營,執得冏,以誑惑其眾,令百官皆賀,而士猗、伏胤、 孫會皆杖節各不相從。倫復授太子詹事劉琨節,督河北將軍,率步騎千人催諸軍戰。 會等與義軍戰于激水,大敗,退保河上,劉琨燒斷河橋。

  自義兵之起,百官將士咸欲誅倫、秀以謝天下。秀知眾怒難犯,不敢出省。及 聞河北軍悉敗,憂懣不知所為。義陽王威勸秀至尚書省與八坐議征戰之備,秀從之。 使京城四品以下子弟年十五以上,皆詣司隸,從倫出戰。內外諸軍悉欲劫殺秀,威 懼,自崇禮闥走還下舍。許超、士猗、孫會等軍既并還,乃與秀謀,或欲收余卒出 戰,或欲焚燒宮室,誅殺不附己者,挾倫南就孫旂、孟觀等,或欲乘船東走入海, 許未決。王輿反之,率營兵七百余人自南掖門入,敕宮中兵各守衛諸門,三部司馬 為應于內。輿自往攻秀,秀閉中書南門。輿放兵登墻燒屋,秀及超、猗遽走出,左 衛將軍趙泉斬秀等以徇。收孫奇于右衛營,付廷尉誅之。執前將軍謝惔、黃門令駱 休、司馬督王潛,皆于殿中斬之。三部司馬兵于宣化闥中斬孫弼以徇,時司馬馥在 秀坐,輿使將士囚之于散騎省,以大戟守省閣。八坐皆入殿中,坐東除樹下。王輿 屯云龍門,使倫為詔曰:“吾為孫秀等所誤,以怒三王。今已誅秀,其迎太上復位, 吾歸老于農畝。”傳詔以騶虞幡敕將士解兵。文武官皆奔走,莫敢有居者。黃門將 倫自華林東門出,及荂皆還汶陽里第。于是以甲士數千迎天子于金墉,百姓咸稱萬 歲。帝自端門入,升殿,御廣室,送倫及荂等付金墉城。

  初,秀懼西軍至,復召虔還。是日宿九曲,詔遣使者免虔官,虔懼,棄軍將數 十人歸于汶陽里。

  梁王肜表倫父子兇逆,宜伏誅。百官會議于朝堂,皆如肜表。遣尚書袁敞持節 賜倫死,飲以金屑苦酒。倫慚,以巾覆面,曰:“孫秀誤我!孫秀誤我!”于是收 荂、馥、虔、詡付廷尉獄,考竟。馥臨死謂虔曰:“坐爾破家也!”百官是倫所用 者,皆斥免之,臺省府衛僅有存者,自兵興六十余日,戰所殺害僅十萬人。

  凡與倫為逆豫謀大事者:張林為秀所殺;許超、士猗、孫弼、謝惔、殷渾與秀 為王輿所誅;張衡、閭和、孫髦、高越自陽翟還,伏胤戰敗還洛陽,皆斬于東市; 蔡璜自陽翟降齊王冏,還洛自殺;王輿以功免誅,后與東萊王蕤謀殺冏,又伏法。

  齊武閔王冏,字景治,獻王攸之子也。少稱仁惠,好振施,有父風。初,攸有 疾,武帝不信,遣太醫診候,皆言無病。及攸薨,帝往臨喪,冏號踴訴父病為醫所 誣,詔即誅醫。由是見稱,遂得為嗣。元康中,拜散騎常侍,領左軍將軍、翊軍校 尉。趙王倫密與相結,廢賈后,以功轉游擊將軍。冏以位不滿意,有恨色。孫秀微 覺之,且憚其在內,出為平東將軍、假節,鎮許昌。倫篡,遷鎮東大將軍、開府儀 同三司,欲以寵安之。

  冏因眾心怨望,潛與離狐王盛、潁川王處穆謀起兵誅倫。倫遣腹心張烏覘之, 烏反,曰:“齊無異志。”冏既有成謀未發,恐或泄,乃與軍司管襲殺處穆,送首 于倫,以安其意。謀定,乃收襲殺之。遂與豫州刺史何勖、龍驤將軍董艾等起軍, 遣使告成都、河間、常山、新野四王,移檄天下征鎮、州郡縣國,咸使聞知。揚州 刺史郗隆承檄,猶豫未決,參軍王邃斬之,送首于冏。冏屯軍陽翟,倫遣其將閭和、 張泓、孫輔出堮坂,與冏交戰。冏軍失利,堅壘自守。會成都軍破倫眾于黃橋,冏 乃出軍攻和等,大破之。及王輿廢倫,惠帝反正,冏誅討賊黨既畢,率眾入洛,頓 軍通章署,甲士數十萬,旌旗器械之盛,震于京都。天子就拜大司馬,加九錫之命, 備物典策,如宣、景、文、武輔魏故事。

  冏于是輔政,居攸故宮,置掾屬四十人。大筑第館,北取五谷市,南開諸署, 毀壞廬舍以百數,使大匠營制,與西宮等。鑿千秋門墻以通西閣,后房施鐘懸,前 庭舞八佾,沈于酒色,不入朝見。坐拜百官,符敕三臺,選舉不均,惟寵親昵。以 車騎將軍何勖領中領軍。封葛為牟平公,路秀小黃公,衛毅陰平公,劉真安鄉公, 韓泰封丘公,號曰“五公”,委以心膂。殿中御史桓豹奏事,不先經冏府,即考竟 之。于是朝廷側目,海內失望矣。南陽處士鄭方露版極諫,主簿王豹屢有箴規,冏 并不能用,遂奏豹殺之。有白頭公入大司馬府大呼,言有兵起,不出甲子旬。即收 殺之。

  冏驕恣日甚,終無悛志。前賊曹屬孫惠復上諫曰:

  惠聞天下五難,四不可,而明公皆以居之矣。捐宗廟之主,忽千乘之重,躬貫 甲胄,犯冒鋒刃,此一難也。奮三百之卒,決全勝之策,集四方之眾,致英豪之士, 此二難也。舍殿堂之尊,居單幕之陋,安囂塵之慘,同將士之勞,此三難也。驅烏 合之眾,當兇強之敵,任神武之略,無疑阻之懼,此四難也。檄六合之內,著盟信 之誓,升幽宮之帝,復皇祚之業,此五難也。大名不可久荷,大功不可久任,大權 不可久執,大威不可久居。未有行其五難而不以為難,遺其不可而謂之為可。惠竊 所不安也。

  自永熙以來,十有一載,人不見德,惟戮是聞。公族構篡奪之禍,骨肉遭梟夷 之刑,群王被囚檻之困,妃主有離絕之哀。歷觀前代,國家之禍,至親之亂,未有 今日之甚者也。良史書過,后嗣何觀!天下所以不去于晉,符命長存于世者,主無 嚴虐之暴,朝無酷烈之政,武帝余恩,獻王遺愛,圣慈惠和,尚經人心。四海所系, 實在于茲。

  今明公建不世之義,而未為不世之讓,天下惑之,思求所悟。長沙、成都,魯、 衛之密,國之親親,與明公計功受賞,尚不自先。今公宜放桓、文之勛,邁臧、札 之風,芻狗萬物,不仁其化,崇親推近,功遂身退,委萬機于二王,命方岳于群后, 燿義讓之旗,鳴思歸之鑾,宅大齊之墟,振泱泱之風,垂拱青、徐之域,高枕營丘 之籓。金石不足以銘高,八音不足以贊美,姬文不得專圣于前,太伯不得獨賢于后。 今明公忘亢極之悔,忽窮高之兇,棄五岳之安,居累卵之危,外以權勢受疑,內以 百揆損神。雖處高臺之上,逍遙重仞之墉,及其危亡之憂,過于潁、翟之慮。群下 竦戰,莫之敢言。

  惠以衰亡之余,遭陽九之運,甘矢石之禍,赴大王之義,脫褐冠胄,從戎于許。 契闊戰陣,功無可記,當隨風塵,待罪初服。屈原放斥,心存南郢;樂毅適趙,志 戀北燕。況惠受恩,偏蒙識養,雖復暫違,情隆二臣,是以披露血誠,冒昧干迕。 言入身戮,義讓功舉,退就鈇锧,此惠之死賢于生也。

  冏不納,亦不加罪。

  翊軍校尉李含奔于長安,詐云受密詔,使河間王颙誅冏,因導以利謀。颙從之, 上表曰:

  王室多故,禍難罔已。大司馬冏雖唱義有興復皇位之功,而定都邑,克寧社稷, 實成都王勛力也。而冏不能固守臣節,實協異望。在許昌營有東西掖門,官置治書 侍御史,長史、司馬直立左右,如侍臣之儀。京城大清,篡逆誅夷,而率百萬之眾 來繞洛城。阻兵經年,不一朝覲,百官拜伏,晏然南面。壞樂官市署,用自增廣。 輒取武庫秘杖,嚴列不解。故東萊王蕤知其逆節,表陳事狀,而見誣陷,加罪黜徙。 以樹私黨,僭立官屬。幸妻嬖妾,名號比之中宮。沈湎酒色,不恤群黎。董艾放縱, 無所畏忌,中丞按奏,而取退免。張偉惚恫,擁停詔可,葛旟小豎,維持國命。操 弄王爵,貨賂公行。群奸聚黨,擅斷殺生。密署腹心,實為貨謀。斥罪忠良,伺窺 神器。

  臣受重任,蕃衛方岳,見冏所行,實懷激憤。即日翊軍校尉李含乘驛密至,宣 騰詔旨。臣伏讀感切,五情若灼。《春秋》之義,君親無將。冏擁強兵,樹置私黨, 權官要職,莫非腹心。雖復重責之誅,恐不義服。今輒勒兵,精卒十萬,與州征并 協忠義,共會洛陽。驃騎將軍長沙王乂,同奮忠誠,廢冏還第。有不順命,軍法從 事。成都王穎明德茂親,功高勛重,往歲去就,允合眾望,宜為宰輔,代冏阿衡之 任。

  颙表既至,冏大懼,會百僚曰:“昔孫秀作逆,篡逼帝王,社稷傾覆,莫能御 難。孤糾合義眾,掃除元惡,臣子之節,信著神明。二王今日聽信讒言,造構大難, 當賴忠謀以和不協耳。”司徒王戎、司空東海王越說冏委權崇讓。冏從事中郎葛旟 怒曰:“趙庶人聽任孫秀,移天易日,當時喋喋,莫敢先唱。公蒙犯矢石,躬貫甲 胄,攻圍陷陣,得濟今日。計功行封,事殷未遍。三臺納言,不恤王事,賞報稽緩, 責不在府。讒言僭逆,當共誅討,虛承偽書,令公就第。漢、魏以來,王侯就第寧 有得保妻子者乎!議者可斬。”于是百官震悚,無不失色。

  長沙王乂徑入宮,發兵攻冏府。冏遣董艾陳兵宮西。乂又遣宋洪等放火燒諸觀 閣及千秋、神武門。冏令黃門令王湖悉盜騶虞幡,唱云:“長沙王矯詔。”乂又稱: “大司馬謀反,助者誅五族。”是夕,城內大戰,飛矢雨集,火光屬天。帝幸上東 門,矢集御前。群臣救火,死者相枕。明日,冏敗,乂擒冏至殿前,帝惻然,欲活 之。乂叱左右促牽出,冏猶再顧,遂斬于閶闔門外,徇首六軍。諸黨屬皆夷三族。 幽其子淮陵王超、樂安王冰、濟陽王英于金墉。暴冏尸于西明亭,三日而莫敢收斂。 冏故掾屬荀闿等表乞殯葬,許之。

  初,冏之盛也,有一婦人詣大司馬府求寄產。吏詰之,婦人曰:“我截齊便去 耳。”識者聞而惡之。時又謠曰:“著布袙腹,為齊持服。”俄而冏誅。

  永興初,詔以冏輕陷重刑,前勛不宜堙沒,乃赦其三子超、冰、英還第,封超 為縣王,以繼冏祀,歷員外散騎常侍。光熙初,追冊冏曰:“咨故大司馬、齊王冏: 王昔以宗籓穆胤紹世,緒于東國,作翰許京,允鎮靜我王室。涎率義徒,同盟觸澤, 克成元勛,大濟潁東。朕用應嘉茂績,謂篤爾勞,俾式先典,以疇茲顯懿。廓士殊 分,跨兼吳楚,崇禮備物,寵侔蕭、霍,庶憑翼戴之重,永隆邦家之望。而恭德不 建,取侮二方,有司過舉,致王于戮。古人有言曰:‘用其法,猶思其人。’況王 功濟朕身,勛存社稷,追惟既往,有悼于厥心哉!今復王本封,命嗣子還紹厥緒, 禮秩典度,一如舊制。使使持節、大鴻臚即墓賜策,祠以太牢。魂而有靈,祗服朕 命,肆寧爾心,嘉茲寵榮。”子超嗣爵。

  永嘉中,懷帝下詔,重述冏唱義元勛,還贈大司馬,加侍中、假節,追謚。及 洛陽傾覆,超兄弟皆沒于劉聰,冏遂無后。太元中,詔以故南頓王宗子柔之襲封齊 王,紹攸、冏之祀,歷散騎常待。元興初,會稽王道子將討桓玄,詔柔之兼侍中, 以騶虞幡宣告江、荊二州,至姑孰,為玄前鋒所害。贈光祿勛。子建之立。宋受禪, 國除。

  鄭方者,字子回,慷慨有志節,博涉史傳,卓犖不常,鄉閭有識者嘆其奇,而 未能薦達。及冏輔政專恣,方發憤步詣洛陽,自稱荊楚逸民,獻書于冏曰:“方聞 圣明輔世,夙夜祗懼,泰而不驕,所以長守貴也。今大王安不慮危,耽于酒色,燕 樂過度,其失一也。大王檄命,當使天下穆如清風,宗室骨肉永無纖介,今則不然, 其失二也。四夷交侵,邊境不靜,大王自以功業興隆,不以為念,其失三也。大王 興義,群庶競赴,天下雖寧,人勞窮苦,不聞大王振救之令,其失四也。又與義兵 歃血而盟,事定之后,賞不逾時,自清泰已來,論功未分,此則食言,其失五也。 大王建非常之功,居宰相之任,謗聲盈涂,人懷忿怨,方以狂愚,冒死陳誠。”冏 含忍答之云:“孤不能致五闕,若無子,則不聞其過矣。”未幾而敗焉。

  長沙厲王乂,字士度,武帝第六子也。太康十年受封,拜員外散騎常侍。及武 帝崩,乂時年十五,孺慕過禮。會楚王瑋奔喪,諸王皆近路迎之,乂獨至陵所,號 慟以俟瑋。拜步兵校尉。及瑋之誅二公也,乂守東掖門。會騶虞幡出,乂投弓流涕 曰:“楚王被詔,是以從之,安知其非!”瑋既誅,乂以同母,貶為常山王,之國。

  乂身長七尺五寸,開朗果斷,才力絕人,虛心下士,甚有名譽。三王之舉義也, 乂率國兵應之,過趙國,房子令距守,乂殺之,進軍為成都后系。常山內史程恢將 貳于乂,乂到鄴,斬恢及其五子。至洛,拜撫軍大將軍,領左軍將軍。頃之,遷驃 騎將軍、開府,復本國。

  乂見齊王冏漸專權,嘗與成都王穎俱拜陵,因謂穎曰:“天下者,先帝之業也, 王宜維之。”時聞其言者皆憚之。及河間王颙將誅冏,傳檄以乂為內主。冏遣其將 董艾襲乂,乂將左右百余人,手斫車幰,露乘馳赴宮,閉諸門,奉天子與冏相攻, 起火燒冏府,連戰三日,冏敗,斬之,并誅諸黨與二千余人。

  颙本以乂弱冏強,冀乂為冏所擒,然后以乂為辭,宣告四方共討之,因廢帝立 成都王,己為宰相,專制天下。即而乂殺冏,其計不果,乃潛使侍中馮蓀、河南尹 李含、中書令卞粹等襲乂。乂并誅之。颙遂與穎同伐京都。穎遣刺客圖乂,時長沙 國左常侍王矩侍直,見客色動,遂殺之。詔以乂為大都督以距颙。連戰自八月至十 月,朝議以乂、穎兄弟,可以辭說而釋,乃使中書令王衍行太尉,光祿勛石陋行司 徒,使說穎,令與乂分陜而居,穎不從。乂因致書于穎曰:“先帝應乾撫運,統攝 四海,勤身苦己,克成帝業,六合清泰,慶流子孫。孫秀作逆,反易天常,卿興義 眾,還復帝位。齊王恃功,肆行非法,上無宰相之心,下無忠臣之行,遂其讒惡, 離逖骨肉,主上怨傷,尋已蕩除。吾之與卿,友于十人,同產皇室,受封外都,各 不能闡敷王教,經濟遠略。今卿復與太尉共起大眾,阻兵百萬,重圍宮城。群臣同 忿,聊即命將,示宣國威,未擬摧殄。自投溝澗,蕩平山谷,死者日萬,酷痛無罪。 豈國恩之不慈,則用刑之有常。卿所遣陸機不樂受卿節鉞,將其所領,私通國家。 想來逆者,當前行一尺,卻行一丈,卿宜還鎮,以寧四海,令宗族無羞,子孫之福 也。如其不然,念骨肉分裂之痛,故復遣書。”

  穎復書曰:“文、景受圖,武皇乘運,庶幾堯、舜,共康政道,恩隆洪業,本 枝百世。豈期骨肉豫禍,后族專權,楊、賈縱毒,齊、趙內篡。幸以誅夷,而未靜 息。每憂王室,心悸肝爛。羊玄之、皇甫商等恃寵作禍,能不興慨!于是征西羽檄, 四海云應。本謂仁兄同其所懷,便當內擒商等,收級遠送。如何迷惑,自為戎首! 上矯君詔,下離愛弟,推移輦轂,妄動兵威,還任豺狼,棄戮親善。行惡求福,如 何自勉!前遣陸機董督節鉞,雖黃橋之退,而溫南收勝,一彼一此,未足增慶也。 今武士百萬,良將銳猛,要當與兄整頓海內。若能從太尉之命,斬商等首,投戈退 讓,自求多福,穎亦自歸鄴都,與兄同之。奉覽來告,緬然慷慨。慎哉大兄,深思 進退也!”

  乂前后破穎軍,斬獲六七萬人。戰久糧乏,城中大饑,雖曰疲弊,將士同心, 皆愿效死。而乂奉上之禮未有虧失,張方以為未可克,欲還長安。而東海王越慮事 不濟,潛與殿中將收乂送金墉城。乂表曰:“陛下篤睦,委臣朝事。臣小心忠孝, 神祇所鑒。諸王承謬,率眾見責,朝臣無正,各慮私困,收臣別省,送臣幽宮。臣 不惜軀命,但念大晉衰微,枝黨欲盡,陛下孤危。若臣死國寧,亦家之利。但恐快 兇人之志:無益于陛下耳。”

  殿中左右恨乂功垂成而敗,謀劫出之,更以距穎。越懼難作,欲遂誅乂。黃門 郎潘滔勸越密告張方,方遣部將郅輔勒兵三千,就金墉收乂,至營,炙而殺之。乂 冤痛之聲達于左右,三軍莫不為之垂涕。時年二十八。

  乂將殯于城東,官屬莫敢往,故掾劉佑獨送之,步持喪車,悲號斷絕,哀感路 人。張方以其義士,不之問也。初,乂執權之始,洛下謠曰:“草木萌牙殺長沙。” 乂以正月二十五日廢,二十七日死,如謠言焉。永嘉中,懷帝以乂子碩嗣,拜散騎 常侍,后沒于劉聰。

  成都王穎,字章度,武帝第十六子也。太康末受封,邑十萬戶。后拜越騎校尉, 加散騎常侍、車騎將軍。賈謐嘗與皇太子博,爭道。穎在坐,厲聲呵謐曰:“皇太 子國之儲君,賈謐何得無禮!”謐懼,由此出穎為平北將軍,鎮鄴。轉鎮北大將軍。

  趙王倫之篡也,進征北大將軍,加開府儀同三司。及齊王冏舉義,穎發兵應冏, 以鄴令盧志為左長史,頓丘太守鄭琰為右長史,黃門郎程牧為左司馬,陽平太守和 演為右司馬。使兗州刺史王彥,冀州刺史李毅,督護趙驤、石超等為前鋒。羽檄所 及,莫不響應。至朝歌,眾二十余萬。趙驤至黃橋,為倫將士猗、許超所敗,死者 八千余人,士眾震駭。穎欲退保朝歌,用盧志、王彥策,又使趙驤率眾八萬,與王 彥俱進。倫復遣孫會、劉琨等率三萬人,與猗、超合兵距驤等,精甲耀日,鐵騎前 驅。猗既戰勝,有輕驤之心。未及溫十余里,復大戰,猗等奔潰。穎遂過河,乘勝 長驅。左將軍王輿殺孫秀,幽趙王倫,迎天子反正。及穎入京都,誅倫。使趙驤、 石超等助齊王冏攻張泓于陽翟,泓等遂降。冏始率眾入洛,自以首建大謀,遂擅威 權。穎營于太學,及入朝,天子親勞焉。穎拜謝曰:“此大司馬臣冏之勛,臣無豫 焉。”見訖,即辭出,不復還營,便謁太廟,出自東陽城門,遂歸鄴。遣信與冏別, 冏大驚,馳出送穎,至七里澗及之。穎住車言別,流涕,不及時事,惟以太妃疾苦 形于顏色,百姓觀者莫不傾心。

  至鄴,詔遣兼太尉王粹加九錫殊禮,進位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假節、加 黃鉞、錄尚書事,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穎拜受徽號,讓殊禮九錫,表論興義功臣 盧志、和演、董洪、王彥、趙驤等五人,皆封開國公侯。又表稱:“大司馬前在陽 翟,與強賊相持既久,百姓創痍,饑餓凍餒,宜急振救。乞差發郡縣車,一時運河 北邸閣米十五萬斛,以振陽翟饑人。”盧志言于穎曰:“黃橋戰亡者有八千余人, 既經夏暑,露骨中野,可為傷惻。昔周王葬枯骨,故《詩》云‘行有死人,尚或墐 之’。況此等致死王事乎!”穎乃造棺八千余枚,以成都國秩為衣服,斂祭,葬于 黃橋北,樹枳籬為之塋域。又立都祭堂,刊石立碑,紀其赴義之功,使亡者之家四 時祭祀有所。仍表其門閭,加常戰亡二等。又命河內溫縣埋藏趙倫戰死士卒萬四千 余人。穎形美而神昏,不知書,然器性敦厚,委事于志,故得成其美焉。

  及齊王冏驕侈無禮,于是眾望歸之。詔遣侍中馮蓀、中書令卞粹喻穎入輔政, 并使受九錫。穎猶讓不拜。尋加太子太保。穎嬖人孟玖不欲還洛,又程太妃愛戀鄴 都,以此議久不決。留義募將士既久,咸怨曠思歸,或有輒去者,乃題鄴城門云: “大事解散蠶欲遽。請且歸,赴時務。昔以義來,今以義去。若復有急更相語。” 穎知不可留,因遣之,百姓乃安。及冏敗,穎懸執朝政,事無巨細,皆就鄴諮之。 后張昌擾亂荊土,穎拜表南征,所在響赴。既恃功驕奢,百度弛廢,甚于冏時。

  穎方恣其欲,而憚長沙王乂在內,遂與河間王颙表請誅后父羊玄之、左將軍皇 甫商等,檄乂使就第。乃與颙將張方伐京都,以平原內史陸機為前鋒都督、前將軍、 假節。穎次朝歌,每夜矛戟有光若火,其壘井中皆有龍象。進軍屯河南,阻清水為 壘,造浮橋以通河北,以大木函盛石,沈之以系橋,名曰石鱉。陸機戰敗,死者甚 眾,機又為孟玖所譖,穎收機斬之,夷其三族,語在《機傳》。于是進攻京城。時 常山人王輿合眾萬余,欲襲穎,會乂被執,其黨斬輿降。穎既入京師,復旋鎮于鄴, 增封二十郡,拜丞相。河間王颙表穎宜為儲副,遂廢太子覃,立穎為皇太弟,丞相 如故,制度一依魏武故事,乘輿服御皆遷于鄴。表罷宿衛兵屬相府,更以王官宿衛。 僭侈日甚,有無君之心,委任孟玖等,大失眾望。

  永興初,左衛將軍陳,殿中中郎褾苞、成輔及長沙故將上官巳等,奉大駕 討穎,馳檄四方,赴者云集。軍次安陽,眾十余萬,鄴中震懼。穎欲走,其掾步熊 有道術,曰:“勿動!南軍必敗。”穎會其眾問計,東安王繇乃曰:“天子親征, 宜罷甲,縞素出迎請罪。”司馬王混、參軍崔曠勸穎距戰,穎從之,乃遣奮武將軍 石超率眾五萬,次于蕩陰。二弟匡、規自鄴赴王師,云:“鄴中皆已離散。” 由是不甚設備。超眾奄至,王師敗績,矢及乘輿,侍中嵇紹死于帝側,左右皆奔散, 乃棄天子于藁中。超遂奉帝幸鄴。穎改元建武,害東安王繇,署置百官,殺生自己, 立郊于鄴南。

  安北將軍王浚、寧北將軍東嬴公騰殺穎所置幽州刺史和演,穎征浚,浚屯冀州 不進,與騰及烏丸、羯硃襲穎。候騎至鄴,穎遣幽州刺史王斌及石超、李毅等距浚, 為羯硃等所敗。鄴中大震,百僚奔走,士卒分散。穎懼,將帳下數十騎,擁天子, 與中書監慮志單車而走,五日至洛。羯硃追至朝歌,不及而還。河間王颙遣張方率 甲卒二萬救穎,至洛,方乃挾帝,擁穎及豫章王并高光、慮志等歸于長安。颙廢穎 歸籓,以豫章王為皇太弟。

  穎既廢,河北思之。鄴中故將公師籓、汲桑等起兵以迎穎,眾情翕然。颙復拜 穎鎮軍大將軍、都督河北諸軍事,給兵千人,鎮鄴。穎至洛,而東海王越率眾迎大 駕,所在鋒起。穎以北方盛強,懼不可進,自洛陽奔關中。值大駕還洛,穎自華陰 趨武關,出新野。帝詔鎮南將軍劉弘、南中郎將劉陶收捕穎,于是棄母妻,單車與 二子廬江王普、中都王廓渡河赴朝歌,收合故將士數百人,欲就公師籓。頓丘太守 馮嵩執穎及普、廓送鄴,范陽王虓幽之,而無他意。屬虓暴薨,虓長史劉輿見穎為 鄴都所服,慮為后患,秘不發喪,偽令人為臺使,稱詔夜賜穎死。穎謂守者田徽曰: “范陽王亡乎?”徽曰:“不知。”穎曰:“卿年幾?’徽曰:“五十。”穎曰: “知天命不?”徽曰:“不知。”穎曰:“我死之后,天下安乎不安乎?我自放逐, 于今三年,身體手足不見洗沐,取數斗湯來!”其二子號泣,穎敕人將去。乃散發 東首臥,命徽縊之,時年二十八。二子亦死。鄴中哀之。

  穎之敗也,官屬并奔散,惟盧志隨從不怠,論者稱之。其后汲桑害東贏公騰, 稱為穎報仇,遂出穎棺,載之于軍中,每事啟靈,以行軍令。桑敗,度棺于故井中。 穎故臣收之,改葬于洛陽,懷帝加以縣王禮。

  穎死后數年,開封間有傳穎子年十余歲,流離百姓家,東海王越遣人殺之。永 嘉中,立東萊王蕤子遵為穎嗣,封華容縣王。后沒于賊,國除。

  河間王颙,字文載,安平獻王孚孫,太原烈王瑰之子也。初襲父爵,咸寧二年 就國。三年,改封河間。少有清名,輕財愛士。與諸王俱來朝,武帝嘆颙可以為諸 國儀表。元康初,為北中郎將,監鄴城。九年,代梁王肜為平西將軍,鎮關中。石 函之制,非親親不得都督關中,颙于諸王為疏,特以賢舉。

  及趙王倫篡位,齊王冏謀討之。前安西參軍夏侯奭自稱侍御史,在始平合眾, 得數千人,以應冏,遣信要颙。颙遣主簿房陽、河間國人張方討擒奭,及其黨十數 人,于長安市腰斬之。及冏檄至,颙執冏使,送之于倫。倫征兵于颙,颙遣方率關 右健將赴之。方至華陰,颙聞二王兵盛,乃加長史李含龍驤將軍,領督護席薳等追 方軍回,以應二王。義兵至潼關,而倫、秀已誅,天子反正,含、方各率眾還。及 冏論功,雖怒颙初不同,而終能濟義,進位侍中、太尉,加三賜之禮。

  后含為翊軍校尉,與冏參軍皇甫商、司馬趙驤等有憾,遂奔颙,詭稱受密詔伐 冏,因說利害。颙納之,便發兵,遣使邀成都王穎。以含為都督,率諸軍屯陰盤, 前鋒次于新安,去洛百二十里。檄長沙王乂討冏。及冏敗,颙以含為河南尹,使與 馮蓀、卞粹等潛圖害乂。商知含前矯妄及與颙陰謀,具以告乂。乂乃誅含等。颙聞 含死,即起兵以討商為名,使張方為都督,領精卒七萬向洛。方攻商,商距戰而潰, 方遂進攻西明門。乂率中軍左右衛擊之,方眾大敗,死者五千余人。方初于駃水橋 西為營,于是筑壘數重,外引廩谷,以足軍資。乂復從天子出攻方,戰輒不利。及 乂死,方還長安。詔以颙為太宰、大都督、雍州牧。颙廢皇太子覃,立成都王穎為 太弟,改年,大赦。

  左衛將軍陳奉天子伐穎,颙又遣方率兵二萬救鄴。天子已幸鄴。方屯兵洛 陽。及王浚等伐穎,穎挾天子歸洛陽。方將兵入殿中,逼帝幸其壘,掠府庫,將焚 宮廟以絕眾心。盧志諫,乃止。方又逼天子幸長安。颙及選置百官,改秦州為定州。 及東海王越起兵徐州,西迎大駕,關中大懼,方謂颙曰:“方所領猶有十余萬眾, 奉送大駕還洛宮,使成都王反鄴,公自留鎮關中,方北討博陵。如此,天下可小安, 無復舉手者。”颙慮事大難濟,不許。乃假劉喬節,進位鎮東大將軍,遣成都王穎 總統樓褒、王闡等諸軍,據河橋以距越。王浚遣督護劉根,將三百騎至河上。闡出 戰,為根所殺。穎頓軍張方故壘,范陽王虓遣鮮卑騎與平昌、博陵眾襲河橋,樓褒 西走,追騎至新安,道路死者不可勝數。

  初,越以張方劫遷車駕,天下怨憤,唱義與山東諸侯克期奉迎,先遣說颙,令 送帝還都,與颙分陜而居。颙欲從之,而方不同。及東軍大捷,成都等敗,颙乃令 方親信將郅輔夜斬方,送首以示東軍。尋變計,更遣刁默守潼關,乃咎輔殺方,又 斬輔。颙先遣將呂朗等據滎陽,范陽王虓司馬劉琨以方首示朗,于是朗降。時東軍 既盛,破刁默以入關,颙懼,又遣馬瞻、郭傳于霸水御之,瞻等戰敗散走。颙乘單 馬,逃于太白山。東軍入長安,大駕旋,以太弟太保梁柳為鎮西將軍,守關中。馬 瞻等出詣柳,因共殺柳于城內。瞻等與始平太守梁邁合從,迎颙于南山。颙初不肯 入府,長安令蘇眾、記室督硃永勸颙表稱柳病卒,輒知方事。弘農太守裴暠、秦國 內史賈龕、安定太守賈疋等起義討颙,斬馬瞻、梁邁等。東海王越遣督護麋晃率國 兵伐颙。至鄭,颙將牽秀距晃,晃斬秀,并其二子。義軍據有關中,颙保城而已。

  永嘉祖,詔書以颙為司徒,乃就征。南陽王模遣將梁臣于新安雍谷車上扼殺之, 并其三子。詔以彭城元王植子融為颙嗣,改封樂成縣王。薨,無子。建興中,元帝 又以彭城康王釋子欽為融嗣。

  東海孝獻王越,字元超,高密王泰之次子也。少有令名,謙虛持布衣之操,為 中外所宗。初以世子為騎都尉,與駙馬都尉楊邈及瑯邪王伷子繇俱侍講東宮,拜散 騎侍郎,歷左衛將軍,加侍中。討楊駿有功,封五千戶侯。遷散騎常侍、輔國將軍、 尚書右仆射,領游擊將軍。復為侍中,加奉車都尉,給溫信五十人,別封東海王, 食六縣。永康初,為中書令,徙侍中,遷司空,領中書監。

  成都王穎攻長沙王乂,乂固守洛陽,殿中諸將及三部司馬疲于戰守,密與左衛 將軍硃默夜收乂別省,逼越為主,啟惠帝免乂官。事定,越稱疾遜位。帝不許,加 守尚書令。太安初,帝北征鄴,以越為大都督。六軍敗,越奔下邳,徐州都督、東 平王楙不納,越徑還東海。成都王穎以越兄弟宗室之美,下寬令招之,越不應命。 帝西幸,以越為太傅,與太宰颙夾輔朝政,讓不受。東海中尉劉洽勸越發兵以備穎, 越以洽為左司馬,尚書曹馥為軍司。既起兵,楙懼,乃以州與越。越以司空領徐州 都督,以楙領兗州刺史。越三弟并據方任征伐,輒選刺史守相,朝士多赴越。而河 間王颙挾天子,發詔罷越等,皆令就國。越唱義奉迎大駕,還復舊都,率甲卒三萬, 西次蕭縣。豫州刺史劉喬不受越命,遣子祐距之,越軍敗。范陽王虓遣督護田徽以 突騎八百迎越,遇祐于譙,祐眾潰,越進屯陽武。山東兵盛,關中大懼,颙斬送張 方首求和,尋變計距越。越率諸侯及鮮卑許扶歷、駒次宿歸等步騎迎惠帝反洛陽。 詔越以太傅錄尚書,以下邳、濟陽二郡增封。

  及懷帝即位,委政于越。吏部郎周穆,清河王覃舅,越之姑子也,與其妹夫諸 葛玫共說越曰:“主上之為太弟,張方意也。清河王本太子,為群兇所廢。先帝暴 崩,多疑東宮。公盍思伊、霍之舉,以寧社稷乎?”言未卒,越曰:“此豈宜言邪!” 遂叱左右斬之。以玫、穆世家,罪止其身,因此表除三族之法。帝始親萬機,留心 庶事,越不悅,求出籓,帝不許。越遂出鎮許昌。

  永嘉初,自許昌率茍晞及冀州刺史丁劭討汲桑,破之。越還于許,長史潘滔說 之曰:“兗州天下樞要,公宜自牧。”及轉茍晞為青州刺史,由是與晞有隙。

  尋詔越為丞相,領兗州牧,督兗、豫、司、冀、幽、并六州。越辭丞相不受, 自許遷于鄄城。越恐清河王覃終為儲副,矯詔收付金墉城,尋害之。

  王彌入許,越遣左司馬王斌率甲士五千人入衛京都。鄄城自壞,越惡之,移屯 濮陽,又遷于滎陽。召田甄等六率,甄不受命,越遣監軍劉望討甄。初,東嬴公騰 之鎮鄴也,攜并州將田甄、甄弟蘭、任祉、祁濟、李惲、薄盛等部眾萬余人至鄴, 遣就谷冀州,號為乞活。及騰敗,甄等邀破汲桑于赤橋,越以甄為汲郡,蘭為鉅鹿 大守。甄求魏郡,越不許,甄怒,故召不至。望既渡河,甄退。李惲、薄盛斬田蘭, 率其眾降,甄、祉、濟棄軍奔上黨。

  越自滎陽還洛陽,以太學為府。疑朝臣貳己,乃誣帝舅王延等為亂,遣王景率 甲士三千人入宮收延等,付廷尉殺之。越解兗州牧,領司徒。越既與茍晞構怨,又 以頃興事多由殿省,乃奏宿衛有侯爵者皆罷之。時殿中武官并封侯,由是出者略盡, 皆泣涕而去。乃以東海國上軍將軍何倫為右衛將軍,王景為左衛將軍,領國兵數百 人宿衛。

  越自誅王延等,大失眾望,而多有猜嫌。散騎侍郎高韜有憂國之言,越誣以訕 謗時政害之,而不自安。乃戎服入見,請討石勒,且鎮集兗、豫以援京師。帝曰: “今逆虜侵逼郊畿,王室蠢蠢,莫有固心。朝廷社稷,倚賴于公,豈可遠出以孤根 本!”對曰:“臣今率眾邀賊,勢必滅之。賊滅則不逞消殄,已東諸州職貢流通。 此所以宣暢國威,籓屏之宜也。若端坐京輦以失機會,則釁弊日滋,所憂逾重。” 遂行。留妃裴氏,世子、鎮軍將軍毗,及龍驤將軍李惲并何倫等守衛京都。表以行 臺隨軍,率甲士四萬東屯于項,王公卿士隨從者甚眾。詔加九錫。越乃羽檄四方曰: “皇綱失御,社稷多難,孤以弱才,備當大任。自頃胡寇內逼,偏裨失利,帝鄉便 為戎州,冠帶奄成殊域,朝廷上下,以為憂懼。皆由諸侯蹉跎,遂及此難。投袂忘 履,討之已晚。人情奉本,莫不義奮。當須合會之眾,以俟戰守之備。宗廟主上, 相賴匡救。檄至之日,便望風奮發,忠臣戰士效誠之秋也。”所征皆不至。而茍晞 又表討越,語在《晞傳》。越以豫州刺史馮嵩為左司馬,自領豫州牧。

  越專擅威權,圖為霸業,朝賢素望,選為佐吏,名將勁卒,充于己府,不臣之 跡,四海所知。而公私罄乏,所在寇亂,州郡攜貳,上下崩離,禍結釁深,遂憂懼 成疾。永嘉五年,薨于項。秘不發喪。以襄陽王范為大將軍,統其眾。還葬東海。 石勒追及于苦縣寧平城,將軍錢端出兵距勒,戰死,軍潰。勒命焚越柩曰:“此人 亂天下,吾為天下報之,故燒其骨以告天地。”于是數十萬眾,勒以騎圍而射之, 相踐如山。王公士庶死者十余萬。王彌弟璋焚其余眾,并食之。天下歸罪于越。帝 發詔貶越為縣王。

  何倫、李惲聞越之死,秘不發喪,奉妃裴氏及毗出自京邑,從者傾城,所經暴 掠。至洧倉,又為勒所敗,毗及宗室三十六王俱沒于賊。李惲殺妻子奔廣宗,何倫 走下邳。裴妃為人所略,賣于吳氏,太興中,得渡江,欲招魂葬越。元帝詔有司詳 議,博士傅純曰:“圣人制禮,以事緣情,設冢槨以藏形,而事之以兇;立廟祧以 安神,而奉之以吉。送形而往,迎精而還。此墓廟之大分,形神之異制也。至于室 廟寢廟祊祭非一處,所以廣求神之道,而獨不祭于墓,明非神之所處也。今亂形神 之別,錯廟墓之宜,違禮制義,莫大于此。”于是下詔不許。裴妃不奉詔,遂葬越 于廣陵。太興末,墓毀,改葬丹徒。

  初,元帝鎮建鄴,裴妃之意也,帝深德之,數幸其第,以第三子沖奉越后。薨, 無子,成帝以少子奕繼之。哀帝徙奕為瑯邪王,而東海無嗣。隆安初,安帝更以會 稽忠王次子彥璋為東海王,繼沖為曾孫。為桓玄所害,國除。

  史臣曰:昔高辛撫運,釁起參商;宗周嗣歷,禍纏管、蔡。祥觀曩冊,逖聽前 古,亂臣賊子,昭鑒在焉。有晉郁興,載崇籓翰,分茅錫瑞,道光恆典;儀臺飾袞, 禮備彝章。汝南以純和之姿,失于無斷;楚隱習果銳之性,遂成兇很。或位居朝右, 或職參近禁,俱為女子所詐,相次受誅,雖曰自貽,良可哀也!倫實庸瑣,見欺孫 秀,潛構異圖,煽成奸慝。乃使元良遘怨酷,上宰陷誅夷,乾耀以之暫傾,皇綱于 焉中圮。遂裂冠毀冕,幸百六之會;綰璽揚纛,窺九五之尊。夫神器焉可偷安,鴻 名豈容妄假!而欲托茲淫祀,享彼天年,兇暗之極,未之有也。冏名父之子,唱義 勤王,摧偽業于既成,拯皇輿于已墜,策勛考績,良足可稱。然而臨禍忘憂,逞心 縱欲,曾不知樂不可極,盈難久持,笑古人之未工,忘己事之已拙。向若采王豹之 奇策,納孫惠之嘉謀,高謝袞章,永表東海,雖古之伊、霍,何以加焉!長沙材力 絕人,忠概邁俗,投弓掖門,落落標壯夫之氣;馳車魏闕,懔懔懷烈士之風。雖復 陽九數屯,在三之情無奪。撫其遺節,終始可觀。穎既入總大權,出居重鎮,中臺 藉以成務,東夏資其宅心,乃協契河間,共圖進取。而颙任李含之狙詐,杖張方之 陵虐,遂使武閔喪元,長沙授首,逞其無君之志,矜其不義之強。鑾駕北巡,異乎 有征無戰;乘輿西幸,非由望秩觀風。若火燎原,猶可撲滅,矧茲安忍,能無及乎! 東海糾合同盟,創為義舉,匡復之功未立,陵暴之釁已彰,罄彼車徒,固求出鎮。 既而帝京寡弱,狡寇憑陵,遂令神器劫遷,宗社顛覆,數十萬眾并垂餌于豺狼,三 十六王咸隕身于鋒刃。禍難之極,振古未聞。雖及焚如,猶為幸也。自惠皇失政, 難起蕭墻,骨肉相殘,黎元涂炭,胡塵驚而天地閉,戎兵接而宮廟隳,支屬肇其禍 端,戎羯乘其間隙,悲夫!《詩》所謂“誰生厲階,至今為梗”,其八王之謂矣。

  贊曰:亮總朝政,瑋懷職競。讒巧乘間,艷妻過聽。構怨連禍,遞遭非命。倫 實下愚,敢竊龍圖,亂常奸位,遄及嚴誅。偉哉武閔!首創宏謨。德之不建,良可 悲夫!長沙奉國,始終靡慝;功虧一簣,奄罹殘賊。章度勤王,效立名揚;合從關 右,犯順爭強,事窮勢蹙,俱為亂亡。元超作輔,出征入撫,敗國喪師,無君震主。 焚如之變,抑惟自取。

上一章』『晉書章節目錄』 『下一章

相關翻譯

相關賞析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古詩文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diewwx.icu/bookview/6640.html

熱門詩詞

古文典籍

熱門名句

熱門成語

快乐赛纪录 eve扫描赚钱吗 天天捕鱼电玩儿版 微信捕鱼苹果手机充值卡充值 麻将赖子怎么玩法 用私家车怎么赚钱吗 西游单机版怎样赚钱 能帮助别人打字自己赚钱的软件下载 怎样投资股票才能赚钱 捕鱼大富翁手机版 华阳彩票苹果 秒个145dt跑环赚钱吗 现在开神途赚钱吗 捕鱼达人安卓版 电脑天龙八部怎么挂机赚钱 卖茶杯赚钱吗 可以赚钱的阅读资讯